首页>宁波美食 > 慈溪人的童年,这些棒冰你小时候吃过吗?

慈溪人的童年,这些棒冰你小时候吃过吗?

[摘要]在慈溪,对于70、80后来说夏天在没有冰箱的年代,这些棒冰就是他们儿时最好的回忆,这些棒冰你小时候吃过吗?

每个季节都会有一种味蕾上的期待,对于70、80后来讲,童年的夏天,就是用一支支棒冰去填满的。每咂一口,是回忆的滋味,也是小小年纪对于幸福最直接的表达。有时候想想,吃棒冰不是因为天热了,而是吃了冰棒,天气才热了起来。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在没有冰箱的年代,小店简直就是我们夏天心心念念想待的地方。平素阴暗逼仄、所有东西层层叠叠的堆积在一起的小屋里,拥挤而充实的很。一到夏天,这么拥挤的地方,总会在最显眼的地方出现一台上下门的冰箱,那是所有夏天的清凉世界,是对抗酷热烈日的中坚力量。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夏天午觉后,最喜欢的事情就是顶着烈日过桥去村口买支棒冰。太阳的毒辣、小店里貌似永远没有盖严实而散发的酱臭味都不能阻止你掏出1毛钱,换一支白糖棒冰。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老板打开冰箱的瞬间,时间仿佛凝固于冷气外跑的那阵冷烟中。迫不及待的边走边剥开易碎的外皮,别急着舔上去哟,心急的小伙伴舌头经常被粘住,又或者嘴唇被粘住后,急着撕开而破皮呢。有经验的小人,会把剥去外皮的冰棒高高举头顶,让太阳直射的温度秒化棒冰外面一层白霜,又或者,就直接吹吹,把小霜花吹散,然后用舌尖浅浅的舔一口,瞬间冰冰凉凉到了脚指间。本来还在淌汗的两腮边,也收到冰凉信号,自上而下的清凉开始了。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小时候吃冰棒,从来不咬,就这么“咂咂”味道,舔舔快要淌下来的冰水,外面的甜味被咂进了记忆中的小时候,剩下的就是一块白冰插在木棒上,那么清冽、那么凉气四溢,那时候的我们都是舌尖的艺术大师,能把一支普通的条形棒冰咂成三角形,更厉害的能咂成长三角而不断,很多年后,回忆起,惊觉原来小时候,我们用舌头咂出过无数棵圣诞树呀!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在不经意的有一年,许许多多加了奶油的雪糕掺合了进来,棒冰界被分割为棒冰和雪糕两大部落。红豆、绿豆棒冰粒粒红豆、绿豆清晰可见,咬起来嘎嘣嘎嘣的非常带感;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大脚板和娃娃雪糕那萌萌的外形、淡爽的香草味道更是牛奶棒冰中的翘楚,尝过之后令人想忘记也难;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紫雪糕穿着巧克力的外衣,包裹着雪白的、绵软的冰激淋出现在夏天;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巴布豆里的一颗颗葡萄干居然能在雪糕的混合中,嚼劲丰富;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麻酱棒冰带点芝麻清香,质朴的味道,接地气的名字,也是深受热爱;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光明冰砖的“复古蓝”,方方正正的奶块,以及奶味十足的口感,在我们心中的地位绝对无可撼动。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色彩鲜艳的棒棒冰,只要用力一掰,立马断成两段,炎炎夏日,买根棒棒冰,和好伙伴一起分享,是放学回家的路上最幸福的事。

没吃过这些棒冰的慈溪人,不足以谈童年

再后来,有太多的雪糕、无数被重新定义的冰激淋出现了。感觉一年比一年热的夏天,人们也一年比一年怕热,即使在空调下吃着雪糕,还是会觉得躁热无比。于是,若干年后的今天,我们又开始回味那口清凉、带着糖精甜味的白糖棒冰。


问题投诉

文章标签